心情散文随笔【1】

  下了自习课一出教室,一阵凉风吹来,我这才意识到下雨了。夏季的天空就是这么多变,前一刻还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,说不定下一刻就阴云满布雨点连连。哎,要是我的伞还在就好了,看着雨中的朵朵伞花,我竟伤感起来。

  时间退回六天前的早上,一场大雨几乎浇透了聊城。我撑着我的小伞艰难的走着。大雨滂沱中,我竟有种与它相依为命之感。来到教室那一瞬,似是万里长征的胜利,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接着随手把伞放在了窗台上,我以前都是放在那的。

  雨来的急去的也快,放学的时候,天已放晴了。我享受着雨后初晴的愉悦,听着歌儿回到了宿舍。我忘了一件事,是的,我忘记了带走我的伞,不久前还与我共患难的伞。我就这样把它遗忘在了那个窗台。它孤零零的被我遗弃在那,不知道哭泣了几天。

  四天后,天又一次大变,伙伴们纷纷找出了自己的伞。可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。我翻遍我的储物柜,书包,甚至衣橱。我满头大汗的找着,我心急如焚的找着,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它。我顺着记忆往前寻找,终于记起了那个存放它的窗台。

  我来到那个窗台边,眼里只有光秃秃的台子,哪里有我的伞的踪迹。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,但是我确实是丢了我的伞。我丢了无数次与我共患难的伞。霎时,失落之感有如一条长满了藓的藤蔓收紧我的胸口。

  人大概都是这样吧,拥有时不觉得什么特别,失去时却百般思念万般不舍。

  又到下雨天,对于丢失的伞的记忆一帧帧闪现。大雨滂沱中,它曾与我相依为命,为我撑起一片蓝天。如火骄阳下,它曾与我结伴同行,为我挡下灼人阳光。我也曾携着它漫步蒙蒙细雨之中,寻着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。现在想起,是暖暖的,是浪漫的。

  如今景常在,物以非。日子那么长,也许我们会相遇在某天某条街的转角。也许晴天,也许雨天。然而,相遇并不代表重逢。世间同样的伞千千万,我没有自信可以一眼认出它。可即使认出我又能怎么样,当初是我把它遗失,撩妹,现在它已有新的主人。跟它相濡以沫的再不会是我。()是啊,人不会在同一条河流中涉水两次,即使有一天来到那个岸边,眼前的河也不会是当时的那条河,你也再不是当时的你。

  不知道当它为别人挡着风雨时会不会想起我,想起我们曾经的相濡以沫。我想大概是不会的,因为,我丢掉了它啊。它一定很喜欢它的新主人,毕竟他解救了它,给了它第二次生命。他一定不会像我一样把它遗忘在角落的窗台。

  总有一天,我会成为一把伞的记忆,成为记忆中的记忆,甚至最后从记忆中消失。想到这,我竟心痛起来。以后的雨天,我都会想起我弄丢的那把伞。我的心从此患上风湿,这是对我的惩罚。

  朋友劝我说,我会有一把新的伞。它会代替它。是啊,我会有一把新伞,也许还会比它更漂亮,更结实。它会陪我走过一个个晴天雨天。可是,它终究不会是它…

  我不想承认,但我确实丢了一把伞,并且,丢了便再也找不回。

  心情散文随笔【2】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

  -----纳兰倾婉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

  时光错弹之间,初见那一抹倾城色早已随了这时光,入了这水过无痕。回首间,故人已悄然远去,再没有初见的惊艳,再没有班婕妤的秋风,她的画扇也早已烟云尽散。

  忆当时,浅笑回眸,一刹那便静止了时光。初遇的美,犹如一盏清茗,淡淡的香,却甘甜润喉。初遇时的情怀,犹如一缕清风,轻轻的柔。忆曾昔,景依然,只把念相牵,怎奈心绪不与旧时同。那时,漫天星光,灵动的是如莲的心事,而今,独对一轮冷月,你的笑靥还在眼前,却再也寻不见你的身影。

  自在飞花,满城风絮,梅子伊时,心绪满腹,不知是飞花入了谁的梦,还是风絮扰了谁的梦?亦或是那清清梅雨,落了谁的相思离愁?

  初见,你说相思恨晚,我答“与君初相识,犹似故人归。”

  初见,你说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

  初见,你说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到如今,劳燕两分飞。

  初见,你说“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”到如今,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  初见,你说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而今却是当时只道是寻常。